标签归档 中超赛事直播

通过admin

PP体育免费直播中超赛事版权方如何探索盈利模式?

受疫情影响推迟开赛四个多月,各球队经过史上最长的备战,中超联赛2020赛季终于将在7月25日迎来开战。这对于中国本土球迷可谓是振奋人心的,连带着众多A股市场的中超概念股出现涨停现象。

据最新消息,新赛季16支球队将会分为两组,集中在大连和苏州两地进行封闭比赛,赛程也从原来横跨全年的双循环积分赛变成了分两阶段的赛会制。其中第一阶段将会集中在原本是夏歇期的两个月时间内完成,这意味着几乎每天都有比赛上演,中超赛事将成为球迷日常生活的常态。

为避免人员聚集,新赛季中超联赛将进行空场比赛,球迷们无法入场观看,这样一来,网络或者电视直播成为球迷观看中超的唯一渠道。这让作为中超独家新媒体版权的拥有方的PP体育受到关注。

近日有媒体爆料,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在近日内部会议上,公开要求PP体育免费尤其是移动端要全部开放新赛季中超直播。一旦实行,这将是PP体育获得中超联赛版权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移动端全场次免费直播。对于本身背负高额版权成本和巨额转播损失的PP体育来说,这样的尝试无疑是大胆的。

2016年,乐视体育以27亿人民币从体奥动力手中获得两个赛季中超独家新媒体版权。但到2017年,乐视体育出现资金链紧张,背靠苏宁的PP体育将其只履行到一半的版权以13.5亿收入囊中,并以110亿谈下了10年的中超独家转播权。

其中,光是英超两年的转播费就高达7.21亿美元,这一价格是当时英超联赛海外版权费用最高的。据不完全统计,PP体育一年要在采购版权上花上至少40亿人民币。

一直以来,尽管面临高额的体育赛事版权成本,版权方的盈利模式也从未发生过任何根本性质的变化,主要收入仍然来自广告收入、会员付费收入以及版权分销。

2018年的中超赛季中,PP体育共推出4个付费产品,分别是6元/场的单场收费、30元包月、248元包年以及98元/月的球队包。

2019年则在中超观赛方面推出“苏宁易购&PP体育”联名会员,只需在苏宁易购上进行消费10元,就能成为会员,获得2019赛季中超所有比赛免费的福利。

除中超联赛版权外,对于重金购入的英超、德甲、法甲、欧冠和亚冠等比赛的转播权,PP体育相对应地提供了通常是258元/赛季的单个联赛包(中超2019年是198元),以及全部可看的518元/赛季的足球通会员。

这一会员体系为PP体育带来超过3000万新增用户数,总付费会员数量已经超过了600万,PP体育用户在苏宁易购的购买人次则提升了600%,而目前PP体育的月活用户数在7880万上下。

2019年全年,商业广告收入与会员收入比例为2.5:1,广告收入接近6亿人民币,会员收入约2.4亿人民币。但面对每年数十亿元的版权支出,这样的盈利模式想要收回成本简直杯水车薪。

有观点指出,这次PP体育尝试中超移动端完全免费,很可能意味着PP体育将通过最大化释放IP版权价值来实现用户的获取、黏性提升及商业转化。

因此,苏宁也许在尝试调整与PP体育之间商业转化关系。如果说以前PP体育只是一个体育媒体平台,接下来它必然要更多地与苏宁的零售、电商、供应链等优势和业务做深度整合,打造新的泛体育服务和零售场景,搭建一个苏宁商业变现闭环,提高IP变现效率。

简单来说,同大多数长视频网站一样,即便是腾讯视频也持续常年亏损,会员与广告收入完全无法填补内容制作和版权所需成本。但却可以通过视频网站锁定品牌的用户,实现流量变现。

通过admin

CCTV直播?中超官宣:泰山对阵大连人比赛有变大佬要求延后开赛

原标题:CCTV直播?中超官宣:泰山对阵大连人比赛有变,大佬要求延后开赛

中超联赛第5轮即将开启,很快第一阶段赛事就将过半,前4轮联赛总结下来,山东泰山以及大连人成为这一阶段的“顶流”球队。泰山队凭借卫冕冠军的身份参加本赛季联赛,本身就顶着“主角光环”,虽然在第2轮1-4惨败给河南嵩山龙门,但如今找到状态的他们已经回到了前4的位置,依然是本赛季中超冠军的最有力争夺者。

而大连人凭借着谢晖的“压着打”吸纳了不少粉丝,虽然球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一直在场面上压制对手,但是丢球反抢、高位压迫的战术、快节奏的打法以及场均跑动量大的风格才是“压着打”的精髓。总之大连人最引人关注的点不在于他的成绩如何,而是球队如今的面貌是国内球队所少有的,大连人的对手们跟他们比赛后,节奏也被他们带的提升了一些,这可能是大连人目前对中超最大的帮助了。

中超第5轮,泰山队与大连人两支“顶流”球队将迎来直接对决,那么这样一场比赛所带来的的关注度也是双倍的。来自中超官方的消息,第5轮山东泰山vs大连人的比赛发生一些变动,原本安排在6月21日晚19点30分开打的比赛,延后30分钟到20点开打。官方说法是因为转播需要所以才延后30分钟。放到黄金时间晚8点开踢,将更有利于球迷观看转播,这也体现了这场比赛受到大量的关注。

关于转播需要这个原因,大概率是因为CCTV5会转播这场比赛,但是放到19点30分会与国际泳联世锦赛转播时间冲突,所以进行了调整。CCTV5也转播这场比赛,也证明了两队目前的人气。现在国内足球氛围还是比较差的,希望泰山以及大连人能带来一些转机,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真正关注的球迷,而不是来看中超笑话的人。

目前大连人的踢法主要在精神面貌上有着积极的一面,大连人目前崇尚快节奏比赛,同时进攻讲究向前传导,而不是国内球员喜爱的横传以及回传,并且快节奏的踢法意味着要放弃养生足球,这一点就让他们圈粉无数,毕竟中超节奏慢、对抗差就是因为踢得是养生足球。如果中超每支球队都能有大连人一样的精神面貌,即便是技术实力差一些,也不至于有现在这么多的骂声。

通过admin

中超直播要免费了!

这是PP体育在特殊新赛季做出的最重要的中超运营策略,也是版权运营方责任与担当的体现。特殊时期之下,行业需要更积极、更大胆的举动来推动体育产业乃至社会的发展,而体育版权运营方的格局、担当与谋略决定着这个行业是否能够做大做好做强。

中超联赛,作为国内最重要的职业足球赛事,有着极为庞大的受众基础,据2019苏宁易购体育消费报告显示,上赛季中超观赛人次达到15.99亿,场均观赛人次突破666万。

参考往年数据,2018年是PP体育转播中超的第一个完整赛季,当时推出4个付费产品,分别是6元/场的单场收费、30元包月、248元包年以及98元/月的球队包。根据统计,截止2019年7月,PP体育付费会员数量超过了600万。假设这600万会员,每一位仅选择了最便宜的6元单场收费,这个夏天的160场比赛如果全部收费,PP体育的中超付费观赛收入大约在5.7亿元左右。

据了解,PP体育购买中超版权的费用是10年110亿元,这是2017年PP体育接手中超赛事版权的价格。换句话说,在一年仅版权费支出就要11亿元面前,苏宁此次选择的是直接把过亿的收入直接让利给球迷。

对此,王冬直言这是特殊时期之下的特殊动作,企业经济利益要给用户精神需求满足让位、给中国足球运动长远发展让位:“今年中超无疑是一个特殊的赛季,中超的开赛也是疫情后整个中国体育产业复苏的标志性事件,我们希望有更多球迷能通过PP体育观看中超赛事,鼓舞球迷乃至全社会的信心。”

在王冬看来,经历半年多的全民承压及赛事停摆之后,版权运营方有责任也有义务为用户需求开绿灯,尽最大努力满足用户精神需求、释放体育正能量、推动体育产业及整个社会快速驶回增长轨道。

体育赛事与版权运营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版权运营是体育产业的重要市场资源和环节,要求制播平台创新赛事版权运营模式、提升产业效益。与此同时,赛事转播也是社会大众和体育赛事之间的交互平台、交流窗口,与体育事业的公益性和社会效益密切相关。

“从社会定位与价值意义上来说,作为版权运营方的体育媒体平台不仅是体育赛事的传播者,同时也是体育产业和体育事业良性互动、共同发展的参与者和助推者。”

王冬指出,从中国体育版权市场进化路径来看,如今已经历近20年发展和迭代。早期,版权运营方只是简单粗暴地将赛事版权分销给不同渠道,是一种原始的版权输出形态。随着PP体育的入局,版权运营开始依托运营能力和内容生产能力,同步输出赛事、赛事集锦、前方资讯乃至自制节目,推动版权运营进入2.0时代,形成建立在体系化内容生产和运营之上的付费会员+渠道分销模式。而这次PP体育推出的移动端免费观看,则意味着版权运营方在尝试减少对会员费用的过度依赖,通过流量的增加等更多版权盈利模式的有效策划,再次推动版权行业进入会员增值模式的3.0时代。

王冬坦言,从这个角度来说,免费播出虽然会让渡出会员收费所带来的收益,但PP体育将通过最大化释放IP版权价值来实现用户的获取、黏性提升及商业转化。

“PP体育顶着巨大压力让球迷免费看中超,不仅是为球迷谋福利,在今年疫情冲击各行各业的特殊时期,这更算是一种社会责任感的体现。PP体育免费播中超,肯定会吸引更多的年轻人甚至孩子来关注足球甚至爱上足球,这也是为中国足球做的一次免费的推广。”足球人董路认为,开放赛事版权,利于中超球迷当下满足,更利于中国足球长远发展。

事实上,PP体育此次免费模式的开启背后,也正是苏宁一直以来坚持“社会化企业”定位,这是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30年来始终不变的坚持。

以体育为例,在今年疫情之下,张近东多次提出PP体育要拿出行业领先企业的责任与担当,修炼内功,以身作则引领体育媒体行业、推动体育产业良性发展。

“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各大联赛持续停摆,用户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直播赛事可看。中超开赛是疫情过后体育产业全面复苏、向好的标志,我们要拿出责任与担当,推动中国足球运动的发展,满足大家的精神需求。”张近东强调,苏宁本质是零售服务,要致力于让用户感知到苏宁服务的差异化体验和价值,提升用户体验与社会效率,“体育发展要融入到中国的大发展之中,要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在实现自身价值的同时,助推中国足球的发展,实现亿万国人的足球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