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熙明:都灵德比裁判纵容绞肉 如此意甲何谈提高?

通过admin

梁熙明:都灵德比裁判纵容绞肉 如此意甲何谈提高?

尤文图斯的速效大力丸,好像两场药效就见底了。当阿莱格里决定换下弗拉霍维奇时,就意味着他放弃这一场了,毕竟欧冠黄潜重要得多,没必要跟这样的对手置气。他还有更好的理由放弃,因为担心。

都灵德比,疯牛重现了之前维罗纳、萨索洛、亚特兰大的破裤子缠腿踢法,死磕烂打,还额外加了大菜——粗。

对手停球时撞击其支撑腿,争顶时背后起跳手压对手脑袋、膝盖顶撞其后背(苏尼加让内马尔退出2014世界杯的动作),对手带球突破时身后“拦腰一腿”……

任何德比都会是场绞肉战,但都灵德比因为双方地位的不对等,弱方掺杂了更多的恶意。即便过去27次碰撞,都灵只赢了一场,并不妨碍他们每战必拼,而他们的拼跟维罗纳、萨索洛以及亚特兰大不太一样,更多是在撒泼。毕竟他们全年除了保级,只踢两场尤文。所以曾经被都灵自吹“转会费一个亿”迄今无人问津的贝洛蒂,在今年6月合同期满之前,终于打进一个都灵德比的进球(也许是唯一),视为个人生涯最大成就。

比如说什琴斯尼的同乡格利克,他也许保持着一个不难打破的纪录——同一年两回合都灵德比都领红下场,不难打破是因为都灵肯定络绎不绝会有后来人。而且格利克战意充足,即使不是都灵德比了,也不妨碍他将任何尤文球员视为“个人德比”,比如世预赛波兰打黑山,直接一腿让武齐尼奇起不来,还比如2016-17欧冠半决赛,那时他在摩纳哥,找个机会使劲一脚,朝伊瓜因……的蛋蛋踩下去。

叹为观止的是马萨,比赛的主裁判,这样的烈度,整个上半场,竟然没有一张牌。全场第一牌,还是下半场贝洛蒂拽着夸德拉多一同倒地,马萨仍然没有任何表示,夸德拉多大怒之下,问候了马萨娘亲。

回想三周前的米兰对尤文,替换奥尔萨托的迪贝洛,展示了高超的控场。他理解米兰因为刚刚冤枉输给斯佩齐亚的情绪,也知道这场自己换掉奥尔萨托的特殊含义,因此采用了严格控场、宁枉勿漏的吹法,一开场只要有对抗就吹停,开场10分钟就一边一牌,先让球员知道今天绝不容忍任何大小动作,待球员慢慢适应后,再逐渐放开尺度,容忍一些超技术,最终,把一场难度极大气氛微妙的比赛,圆满地吹得平安无事。

相比迪贝洛,马萨的态度,似乎就是只要今天不出人命,就不打算出牌了。因此都灵在纵容之下肆无忌惮,而且因为反正可以撒开了踢,拼得过狠,两个半场都是过半后就维持不了高烈度高节奏的拼抢,只好退守,反倒给了尤文不少机会。

出战比利亚雷亚尔之前,阿莱格里面临一个不小的危机——他只剩单中卫了,基耶利尼与博努奇都还在歇,鲁加尼临上场前突然挂了,只好让桑德罗代打,丢球就是桑德罗付出的代价,他毕竟不是正牌中卫,球过来时既没有贴身贝洛蒂,判断也不如正牌中卫,结果试图横身出去清扫时落空。另外迪巴拉是不是要歇、歇多久还不知道,他应该知道,客场对比利亚雷亚尔,想守是守不住的。

马萨的纵容,给了一个长久以来的问题明确的答案:为什么意甲始终难以在技术层面提高,始终是一个绞肉联赛,大量中小球队教练普遍采用省事踢法,靠粗野保级,懒得专研技术。卡卡在时,米兰就以俱乐部官方身份登过声明,专门统计过各中小球队针对卡卡的蓄意杀伤,时间地点次数,证据一应俱全。

所以,在这里想好好地玩技术,给观众以视觉愉悦是没有市场的,大家都玩野蛮,敢吹我,我就哇哇大叫电线来了,于是所有裁判都息事宁人,你们尽管去好了,只要不踢死人就行。

意大利历史上最接近艺术家层面的球员巴乔,两条腿到后来已经没有办法正常走路。曼奇尼手里唯一接近世界级水平的攻击手基耶萨,此刻韧带咔嚓。这样的联赛,球员出事是大概率。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